临教迟迟未来 家长不断投诉 华小聘“代课老师”应急

临教迟迟未来 家长不断投诉 华小聘“代课老师”应急

教育部迟迟未发临教配额,雪隆部分华小新学年再闹师荒,董事会及家教协会被逼挺而走险私下聘请“代课老师”,并自行承担聘用临教费用,部分董事及家协更因此财务吃紧!

《》记者探悉,教育部原本应该在新学年开始前就应发临教配额给严缺师资的华小,但教育部至今未有行动,校方为了解决师资不足的问题,唯有采取两种方案暂时解决燃眉之急。

一,要求校长安排在校老师多教其他班;二,由于校方不能在没有教育部发出的临教配额下聘请临教,董事会及家教协会只好取巧,以其他名称,如“代课老师”,来取代聘请“临教”。

不过,这导致校方面对进退两难的局面,一来,学校闹师荒,家长不断投诉,二来校方擅自聘请“代课老师”

却担心教育部不承认“代课老师”的合法性而对学校采取行动。

自行负担费用

以往在教育部发出的临教配额下,校方聘请的临教费用都由教育部津贴,但董事会及家教协会聘请的“代课老师”则必须自行负担费用,据悉,部分董家教为支付薪金,唯有对外筹款。

根据本报向华小了解,有些学校因教育部拨款不足,唯有依靠家协承担“代课老师”费用,一名“代课老师”

平均1000令吉至1500令吉,一所华小至少聘请5至10名临教,加重了家协的财务负担,长期下去,校方除了需要筹款,还也开源节流,导致华小没办法更好的发展。

目前具有大马教育文凭的临教日薪介于55令吉至56令吉,具有大学文凭则日薪75令吉。

代课节数过多教师负担沉重

雪隆区校长在接受《》访问时指出,2014新学年,全国华小缺少的教师为1200位至1400位,教育部虽然批准699名准华小教师到各州华小报到,但僧多粥少,仍不足填补空缺。

此外,教育部允许全国各州华小可聘请336名临教(Guru Interim),吉隆坡只占23个名额,一些原本已面对师资短缺的华小,在原任临教流失又不能聘请新临教下,只好采用在校老师代课。

但此举负面影响已逐渐发酵,许多老师因为代课节数过多,负担变得沉重,教育部没有正视问题的严重性,除了会造成教师有压力,学生教学素质也相应受影响。

而校方也面对多造压力,包括老师及家长的投诉,校方在苦等临教配额的当儿,也只能期盼家长见谅。

“代课老师”申请限制多 师荒超出家协范围

雪隆华小家协主席接受《》访问时指出,其实解决师荒问题已经超出了家协的范围,但也不能因此让它影响学校正常发展,家协唯有协助学校解决困难。

受访者说,由于每一年各校都会面对老师退休或调职情况,在没获得全面填补的情况下,师资短缺自然会发生,在没有临教配额情况下,家协聘请的“代课老师”多数是退休老师,但教育部又对“代课老师”的申请诸多限制。

他们指出,要学校老师帮忙代课其实也对老师不公平,毕竟领一个人的薪水却做两个人的工,因此他们谴责教育部没有对华小的师训做长远规划,导致华小师荒课题成了老掉牙问题。

马来文充当行政语文 华小特征淡化恐变质

国内仍有些缺乏敏感度的华小在执行任务时,以非华语来书写,若情况蔓延下去,恐华小特征将逐渐淡化,华小在不知不觉中自我变质。

马华联邦直辖区教育局主任王鸿财发表文告揭露,他在开学后接获来自雪隆华小家长的投诉,指学校派发给孩子的时间表是以马来文书写,没有华文,而经过他的调查后,证实确有其事,其他州属也有同样的情形发生。

王鸿财对此感到遗憾,校方在校内进行的活动,因为有些活动报告需要呈上给教育局,为方便无需另做翻译,干脆以马来文书写,甚至有些华小的校务会议及记录也以国语进行,无形中,形成华小自我变质的行为。

他披露,曾出席一华小的活动推展礼,开幕嘉宾为华裔部长,学校在现场派发给来宾的节目流程表完全以国语编写,甚至校名也没有华文。

“虽然校方有给予解释,无论如何,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。”

王鸿财呼吁华小行政人员要自我醒觉,不要自我矮化,为贪图方便,不把华文列为行政语文,这种情况持续下去,往后的教师也跟随同一个模式操作,届时的华小除了课本维持华文编写外,华小还有什幺特征呢?

吉隆坡州立华小校长彭忠良:临教配额不能少

在教育部未发放临教配额前,我们只能用校内老师来代课,但是也给老师带来相等的压力,而且负面情况我们也已经看到了。

即使教育部批准699名准老师分派到各校,也不足应付全国短缺1200位至1400位老师,毕竟华小面对的还有老师退休或调职流动情况,因此,临教配额是只能够多不能够少。

新街场光汉华小校长叶成兴:盼家长体谅处境

教育部本来应该在开学前就发放临教配额,但我们等到现在教部都还没解决此问题。

在老师不足的情况下,我们唯有要求其他老师先代课。虽然老师和家长都对这政策有怨言,但在这阶段,我们也只能希望他们能够体谅校方的处境。

沙登二校家教协会主席薛杰强:聘退休老师协助

要解决师荒问题,又没有教育部发放的临教配额,家协只好自费,但不用“临教”的形式来雇用,只能用“代课老师”。

这是老掉牙的问题,十多年来都没办法解决,其实已经超出家长范围,但又不能任由孩子在课室里,没有老师指导,唯有想办法协助校方。沙登二校目前缺5名教师,我们唯有聘请退休的老师回来协助。

哈古乐华小家协主席叶茂山:师荒最严重一年

今年是师荒最严重的一年,但不同学校的程度不一样,哈古乐华小的情况就还好。

教育部的政策让人觉得很“奇怪”,即使我们聘请退休老师当“代课老师”,他们也认为不符合教育部的规则。

其实教育部应该事先规划,学校短缺多少老师,会开多少班级,若统计好,就知道应该培训多少名老师,而不是光喊老师不够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